“反送中”抗议是一场价值观战争

  • 时间:
  • 浏览:11

  自2012年掌权以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毫不掩饰自己的目标,即清除他认为正在污染中国的西方影响。在香港,他一直在努力削弱香港有限的政治自由和法治,正是这些东西,使得香港成为中国一个特殊的地区,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长期以来,也正是这些东西,使得香港对中国具有经济价值。几乎所有在香港的华人都是来自中国的难民或难民的后代。如果人民达不到共产党的期望会有什么样的遭遇,我们对此不抱幻想。香港的每个人都知道,如果像引渡条约那样,引入将我们关押到中国大陆的可能性,这将标志着我们所知的香港生活的终结。当然,在北京看来,香港的殖民历史削弱了它作为一个华人社会的正统性。至于英国人引入香港的有限自由制度,在中国大陆确立共产主义制度前早已有之,又有什么关系。(顺便说一句,共产主义本身就是西方对中国的一种输入。)一个难以面对的事实是,香港(和台湾)华人的生活,比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中国人都好。这为我们的生活方式赋予了道德力量。这也表明,如果给予中国人民这样的自由,他们可以取得多么非凡的成就。香港的道德力量对中国的经济也有好处,因为我们自由社会的道德力量离不开它的繁荣。北京不太可能仅仅因为很多人游行反对,就同意让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暂停对引渡法案的审议。毫无疑问,习近平主席在这些抗议活动中对资本外逃和紧张不安的投资者有了更多了解,也看到了中国多么迫切地需要一个繁荣和运转良好的香港。这是习近平的一大弱点:如果他粉碎香港的灵魂,他将会失去香港,而他令中国成为世界大国的构想需要用到香港。因此,西方与中国断绝的,不应该是贸易。作为商品和服务的市场和生产者,中国现在实在是太大了。我们都需要与中国进行贸易,正如我们自己之间需要进行贸易一样。西方和中国应该有可能在自由贸易的同时,以对立的价值体系进行竞争。6月21日香港立法会外,人们在抗议对引渡法律的修改。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价值观战争才是真正的战争。西方要想取得胜利,就必须支持中国的一个小小角落:香港,西方价值观的优势在这里得到体现。这些价值观可能是西方统治的遗产,但对与之一起长大的香港人来说,它们和任何中华文化传承是一样自然的。如果我们与北京的斗争取得成功,这将有助于中国领导人认识到,有必要通过世界的道德仰慕而非枪杆子赢得权威。但如果北京方面的做法取得成功,当中国不可避免地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时,西方将面临一个大得多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