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中共加强管控区块链 短视频也中弹

  • 时间:
  • 浏览:25

  【新唐人2019年01月11日讯】近年来,电脑网路上的区块链技术风潮崛起,搞笑的短视频也风靡网络。针对这些新技术和新娱乐方式,中共又出台了新的管理规定,被网友嘲讽在网路管制方面“与时俱进”。

  近年来比特币大涨大落,带动区块链技术风潮崛起。比特币的每批交易资讯都会被打包成“区块”储存在网路中,按新增时间顺序串连成一条“链”。“区块链”技术“去中心化、不可篡改、账本公开”,担保著比特币转账纪录的正确性。

  这个新技术触动了中共的敏感神经,北京大学学生岳昕去年4月发表公开信,表示自己因向校方申请公开20年前“长江学者沈阳性侵女学生事件”的信息,遭到校方施压。消息立刻被官方删除,但有网民将岳昕的公开信放在了区块链上,得以保存。

  中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在1月10号发布了《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官方宣称,区块链技术给中国带来了所谓安全风险,被“一些不法分子利用传播违法有害信息”。

  互联网观察人士古河:“这个区域链它实际上是一种没有主站的网络系统。去中心化,和具有高度隐私保护,这是它的两大特点。当然对中共来说,你想打击到这个网络,想关闭异议声音的话,那就是难度非常非常的大。所以,这也是他们对区域链新技术产生了恐惧的原因。”

  按照新规定,从2月15号起,区块链信息服务提供者需要落实实名制,并不得利用区块链信息服务从事被当局禁止的信息内容。

  古河:“管控的办法就是你如果参加区域链,你必须要实名。实名制是(中共)它的一个杀手锏。可是在区域链这块上面,实名制我想它会遭到彻底的失败。因为你不可能让这个区域链里面所有的用户都实名。”

  澳大利亚华裔学者张小刚博士表示,对区域链技术加强管控,难度超越以往,显示出中共当局心存恐惧。

  澳大利亚华裔学者张小刚:“区域链它的信息储存是分散在整个互联网上的。而它每一个链接都是有加密的,所以破解和删除是非常不可能的事情。那么你即使是要求提供的服务者来进行修改也是不可能的。所以这个事也显露出来(中共)他们对自己的未来是非常没有信心,对所有信息的传播都是非常的恐惧。”

  1月9号,中国网路视听节目服务协会也发布《网路短视讯平台管理规范》,要求网路短视讯平台对节目“先审后播”。同时公布的《网路短视讯内容审核标准细则》,给短视频内容划出21个大项,共100条“红线”。包括所谓的“攻击我国政治制度、法律制度” 、“泄露国家秘密”、“歪曲贬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等。

  互联网观察人士古河表示,随着中共要求媒体符合所谓的24字“核心价值观”,娱乐性节目也越来越压抑,短视频才大量出现。

  古河:“短视频的出现就是中共管控媒体的必然的结果。短视频为什么能够流行呢?因为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短视频的主角,谁都可以发布。所以中共对它的压制是必然的。出台的所谓的100条红线,在我看来荒谬不经,这是对人性的压抑。”

  其中尤为引人注意的是,在年轻族群中流行的“弹幕”也是“先审后播”的对象。“弹幕”指的是:在网路观看视频时“弹出的评论性字幕”。网友不满当局的网路新规定,纷纷留言反弹,说:“一百条红线,你这编蜘蛛网呢?”,“弹幕功能看来要玩完”。

  张小刚:“短视频中的很多关于它的评论等等,都是即时的。对这些东西进行什么审查就相当于开一个电话会议,要求每一个发言人发言的话,都要经过审查之后才能说出。那么就等于这个对话是不可能进行的。说明(中共)他们对这些人与人之间的这种思想的交换,信息的交换,是极为的恐怖。”

  张小刚认为,中共加强管控新技术和新娱乐方式,反而使得年轻一代反感,成为潜在的反对力量。另外,压抑新技术的使用和创新,也是拖中国科技发展的后腿。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钟元